拉娜德芮 Lana Del Rey ,本名 Elizabeth Woolridge Grant,1985年6月21日於美國紐約州出生,是知名歌手、詞曲創作者、模特兒。她以嫵媚、慵懶、甚至是頹廢的曲風與唱腔,滲透每個人的心。從 2010 年的單曲 Video Games 到 2012 年《生死相守》專輯中的 Born to Die,再到 2013 年電影《大亨小傳》的主題曲 Young and Beautiful,聽眾很難不為她的音樂與個人氣質所著迷。

lana del rey born to die

拉娜德芮《生死相守》MV中的場景

 

多個藝名的神秘女郎

Lana Del Rey 在 2010 年成名作 Video Games 發行前,早就已經是個音樂人。她從小在教會唱詩班作領唱,18 歲學會了吉他,開始自己寫歌。此後,便開始以各種藝名(Lizzy Grant、Sparkle Jump Rope Queen、Phenomena)在酒吧駐唱。2005 年後,她又以 May Jailer、Lana Rey Del Mar 等藝名在音樂圈闖蕩。最後,在 2010 年發行首張完整同名專輯《Lana Del Ray》,從此聞名世界。

 

當拉娜德芮還是 Lizzy Grant 時,留著一頭俏麗金髮

當拉娜德芮還是 Lizzy Grant 時,留著一頭俏麗金髮

 

Lana Del Rey 的刺青,別具深意

眼尖的歌迷或許已經發現拉娜德芮身上多處的刺青。這些刺青全是不搶風頭的手寫體文字,每一個都對她意義深遠。其中包括她的座右銘 “Die young” 及 “Trust no one”,刺在她的右手。而她的左手則刺著 “paradise”(天堂)。 她曾說,她認為死亡和天堂是一體兩面的,她希望死後能得到平靜及放鬆,也就是她所謂的天堂。

拉娜德芮的刺青 paradise 及 trust no one

拉娜德芮的刺青 paradise 及 trust no one

 

另外,她的鎖骨上及右臂分別刺著 “Nina & Billie” 、“ Whitney Amy ”及 “Nabokov Whitman”,是對她所崇拜的偶像致意。“Nina & Billie” 代表她最欣賞的歌手 Nina Simone 與 Billie Holliday ,“ Whitney Amy ” 是歌手 Whitney Houston 與 Amy Winehouse 的代稱。而 “Nabokov Whitman” 指的則是俄國作家 Vladimir Nobokov ( 小說 Lolita 的作者,拉娜德芮很喜歡這本小說,甚至還以 Lolita 為歌名 ) 與詩人 Walt Whitman (他的詩 I Sing The Body Electric 也是她歌曲的靈感來源)。

對她影響深遠的人與地也記錄在她的刺青上。例如左前臂的 “ Chateau Marmont ” 是她在洛杉磯的居住地,而左手背上的字母 “M” 是為了紀念她的祖母 Madeleine。

拉娜德芮的刺青

從拉娜德芮的刺青,可以看出她所秉持的信念

 

她的音樂,訴說她的人生故事

聽 Lana 的音樂就像吸毒一樣,沒有聽膩的一天,只會隨著旋律越陷越深。這不只是因為她嫵媚的唱腔,更是因為每一首歌所訴說的故事緊緊相扣,讓我們拼湊出一個近乎完整的人生故事。也因為了解了她的際遇而更加迷戀她的音樂。

 

悲情戀人

在拉娜德芮的作品中,歌詞主角總是擔任一個悲情戀人的角色。她總是那個看著另一半離去的人,無論原因為何,不管是對方已不在人世,或者另有新歡,她一直都是那個留下來承受悲傷的人。她所愛的男人都是放蕩不羈、神秘、若即若離的,並且因不可擺脫的醜陋過去所苦。她唯一能做的,是將自己的生命全權奉獻給愛人。在她眼裡,除了愛人之外,她一無所有,也別無所求,但這並不足以留住他。

 

 Honeymoon 一曲中的悲情男主角,他背負著 “ the history of violence",一如 Blue Jeans 或是 Video Games 曲中的男主角,他們所愛的,並不是真正的她,只是幸福的假象。然而對她來說,與所愛之人在一起,才是所謂人間天堂(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with you

 

從 Lana Del Rey 看女權主義

Lana Del Rey 的多首歌曲中,流露著小女人依附大男人的想法。從 Video Games 一曲發行以來,就不斷被外界批評為反女權主義。對此,她的回覆是「真正的女權主義者,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我選擇去和很多男人在一起,或者我滿足於性關係,我並不認為那就是反女權。」

Without You 一曲中,“I can be your china doll, if you’d like to see me fall(若你想要我倒下,我願意當你的陶瓷娃娃)” 這句歌詞明顯透露了拉娜德芮的女權觀。對她來說,自願選擇熱衷於自己所愛的男人,為他付出一切,這就是勇敢作女人。

 

 

Live fast, die young, be wild, have fun

Ride 一曲中,她所愛的三個男人,是她短暫的歸宿。但這三段戀情並沒有持久,她終究得獨自過著漂泊的生活,再次於茫茫人海中尋求自己的歸屬。為什麼「愛」、「被愛」在Lana Del Rey的歌曲中如此重要?她已在歌詞中做了解答:唯有當你被誰愛著,活著才有意義(Only worth living if somebody is loving you)。趁著她還活著、還正值青春,活在當下,不求永生,狂野放蕩,擁抱生命(Live fast, die young, be wild, have fun就是她的座右銘。

 

Honeymoon 專輯中的 Music to Watch Boys to ,她再次愛上了一個背景複雜的男人,高深莫測,不可捉摸。她明白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這男人將會拋下她離去,但此時此刻,她用盡生命愛著他。

 

感情的黑色旋渦

Lana Del Rey 在歌曲中塑造出的這位悲情女人,再怎麼狂飆奔馳,總會有停滯不前的一天。在

Dark Paradise 及 Blackest Day 曲中,她因戀人的離去而痛苦不可自拔。與其說是她走不出痛苦,不如說她不願讓自己走出痛苦。

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得到快樂的,尤其是當那些我們所在乎的人事物離我們而去,我們寧可將自己關在黑暗的世界,因為一旦我們嘗試推開門迎向光明繼續人生的道路,或許就意味著對於我們所愛人事物的背叛。唯有繼續沉淪於痛楚之中,才足以表現自己的忠誠、始終如一,以及自己愛得無法自拔,愛得死去活來。

 

風騷動人的 Lana Del Rey

然而, Lana並不總是頹廢於悲劇的。相反地,有時她甚至會搔首弄姿,引誘身邊的獵物。畢竟,她在 Ride 一曲獨白中曾說過「我生性變化多端,從不循規蹈矩,如浪潮般捉摸不定」,她不是個簡單的女人,當然不只一種面向。

在 Salvatore 一曲中,她預見了將拋棄自己的男人,於是忍痛告別,即使痛苦,仍向下一段戀情熱情招手。她將愛人比喻為夏日的冰淇淋,好像很可口,其實就是象徵一段短暫的夏日戀情,如同 Summer Time Sadness,雖然她深愛著對方,但她知道對方只是個過客,夏日結束,便如融化了的冰淇淋一樣。

 

 

沙漠中的最後一朵玫瑰

拉娜德芮的音樂中,我們看到了她因失去愛人的悲傷、無奈,看見了這世界的醜陋及她對無能為力而透露的怨氣。但就在這無數可恨的人事物之中,她仍找到了一絲自己可以依附的對象,她相信,他們倆就是 Lucky Ones 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一切只是沙塵一般,既不堪入目又微不足道。於是不顧一切投入自己僅有的感情與生命,不願走出來,不願接受理性,不願看見醜陋的事實,因為她的愛人是自己唯一能依靠的,是唯一能讓自己感受到活著的了。為了他,她寧願頹廢在這世上僅有的美好之中。

 

Image Sources

3 Responses to “Lana Del Rey 拉娜德芮:歌曲背後的故事”

  1. summer wine

    因爲summer wine的那篇博客連接於此;
    這是我最喜歡的Lana del rey的介紹
    看得出博主對於Lana的喜愛

    回覆

發表迴響